看到一个关于介绍何为货币时间价值的知乎答案,其中介绍了费雪的几个观点,感觉十分透彻,摘录如下。

资产:“一切可以带来未来收入的资源”。

收入的落脚点是享受,即享受性收入,但享受是一个主管衡量,人们通常比较货币收入:“工资不是收入,用工资换来各式享受的时候才是收入”。货币只是一个度量工具。

货币的时间价值即利息,利息是“现时消费与将来消费之间的选择”,利率是“现时消费与将来消费进行交换的价格”。

除了风险因素的利息被看作纯利息(安全贷款的利息),费雪认为纯利息有两个构成:“不耐”和“投资机会”。

  • 不耐(impatience):人们都有“现在收入优于未来收入的偏好”,这是人由于生命有限的天性,职业风险较高的从业者不耐倾向更高。不耐倾向除了风险还受收入(包括数量、时间分布)与个人因素(例如习惯、远见、自制)影响。要克服不耐,就需要一定代价即利息。所以利息即让人们放弃当期消费的代价。
  • 投资机会:货币是一种资源。这对不耐性也是一个冲击。

市场的利息就是在纯利息的基础上再加上风险、不确定性等等。